您的位置:华夏蒙商网: > 精英 > 正文

曹秀忠:我与大学路的四十年

2018年11月23日 09:12:20  来源:华夏蒙商网 

  当夜色微澜,当青城五彩斑斓的灯光亮起时,也是我每天从伟业大厦12楼走出来的时间。 我的家在城市的东南边,回家的路完全可以从单位出来一路向东直上东二环,畅通无阻,但却总是要情不自禁的选择向右拐再向左拐从大学路东段的那一段穿行而过——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意识是为什么,直到它改为单行线时,才意识到自己对这段路的感情如此之深。

  大学路承载着我的生命轨迹。我从这里成长,由这里出嫁,耄耋之年的老妈老爸依然住在大学路的小区里,我手机通讯录中妈妈家固定电话号的名称还是“大学路”这三个字。

\
故事讲述人:内蒙古普正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曹秀忠

  40年来,大学路的变迁与我的成长交相呼应。

  一

  改革开放之初的1978年,我10岁,与家人一起迁入新居。

  旧房子是当时旧城中心区域的大西街一个四合院里的东厢房,不到20平米,水要去临院担,擦玻璃时要担心捅破窗花纸(当时玻璃是比较紧缺的物资,窗户采光部分没有全部安装玻璃,接近顶部的部分是用白色麻纸来代替,为了美观要贴上五彩的窗花),破旧的青砖缝里潮虫乱爬,下大雨时大盆小盆摆满炕。

  新家令人惊喜。自来水和排水十分方便,灰色水泥地光溜溜地方便擦洗,窗户已变成可以自由开启的木质平开扇了,而房屋结构从砖木换成了砖混,虫子也不再困扰我们。

  一家7口人兴高采烈地搬进40多平米的新家,现在想来那么拥挤,可在当时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多么大的变革啊。

  等生活安定下来,就有空观察这条伴随我成长的大学路了——内蒙古的最高等学府“内蒙古大学”坐落在大学路的东端,这就是这条路名的出处,继续往东便是大台村,泥泞的村路无法通行。

  我在这里生活了近二十年,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房一院。大学路全长不足2公里,但却宽阔,路两边平房片片相连,仅有的几座楼房不超过4层。宽敞的步行道边种植着青城常见的杨树。春天孩子们翘盼着绿叶的舒张,同时也沐浴着漫天飞舞的“杨树毛”,夏天在树下嬉戏打闹、休闲纳凉,秋天犀利的风会刮断枯萎的树枝,每当大风起时,我们去抱来一捆一捆的枝条用于生火烧饭,冬天覆盖皑皑白雪的步道上,是我们堆雪人打雪仗的最佳去处。

  二

  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城区向四周延伸扩大。大学路上,高楼如雨后春笋,街道也在改造中延长、拓宽,日新月异——道路如同我铺展开来的生活历程,随着改革开放一路向前奔,有曲折有颠簸,但前进的步伐从来不曾停歇。

  回顾过去,感慨颇多,十分庆幸自己渺小的人生能够生活在这样一个大开放、大变革、大发展的年代里,亲身体验、亲眼见证了大学路的变迁,参与并见证了我区社会审计的蓬勃发展。

  改革的春风中,内蒙古电视大学在内蒙古高校范围内率先设立了一个陌生而新奇的专业——审计专业。当年的小姑娘高考失利,没有走进向东一公里的内蒙古大学,却尝试了一个全新的选择。

  1989年8月大学毕业后,我进入呼和浩特市审计事务所工作,当时的审计事务所是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归内蒙古审计厅和呼和浩特市审计局双重领导和管理,在周围人看来我的工作稳定而有内涵。事务所的工作常掺杂行政审计的色彩,在某些方面还有审批权限,比如,当时的基本建设资金来源审核职能就在事务所,换句话说没有呼和浩特审计事务所的盖章,呼市地区基本建设项目是立不了项的。

  随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入,公正的第三方社会鉴证审计成为市场经济不可缺少的需要,但由于当时的历史条件,注册会计师行业的地位、性质不明确,社会认知度很低,行业发展缓慢。

  为推动行业发展的步伐,1993年10月31日,全国八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注册会计师法》,从法律上确定了注册会计师行业的地位,明确了事务所的组织形式,规定了业务范围、执业规则和法律责任,为注册会计师事业的发展奠定了法规基础,从此行业走上了法制化发展的道路。这条法律如同春风吹进行业,也吹进我的心里。1993年我考取中级审计师职称,1995年取得注册会计师资格,为之后的职业身份变革积累了能量。

  行业在进一步加快发展的进程中,也遇到不少新问题。事务所管理体制问题成为制约行业进一步发展的主要瓶颈,需要对原有的体制进行改革,消除事务所挂靠体制的弊端。

  1998年在财政部倡导下,注册会计师行业全面开展了会计师事务所脱钩改制工作,实现与挂靠单位在“人事、财务、业务、名称”四个方面的彻底脱钩,改制成为以注册会计师为主体发起设立的自我约束、自我发展、自主经营、自担风险的真正意义上的市场中介组织。事务所脱钩改制,彻底改变了行业的责权利关系,为行业实现独立、客观、公正执业奠定了体制基础,极大地释放和激发了事务所活力,体制创新成为当时行业发展的主旋律。

  此时,我们这些好容易捧上铁饭碗的审计人一夜之间沦落为体制外的“自由人”,突然间轻飘飘无方向了。抱怨、迷茫、孤独、无奈接踵而来,“有办法”的同事调动、转岗、跳槽,而我只能冷静面对。

  那时女儿还小,我的工作单位的变动,对于我们小家庭来说是一场不小的变革,心里的不安可想而知,每到傍晚老公都陪我在大学路上散步安慰我鼓励我。

  有时无路可走反而会使人生出斗志,在一次次的徘徊中我重新思考职业人生,继而换发并重树信心,以全新的面貌和勇气加入了“私有制”的行列。2000年的新年伊始,我成为了有限责任制事务所的一名股东,迈出在父辈看来不可思议的一步。

  事务所体制改革不仅置换出我们的身份更多的是置换出我们的决心,变革本身就是一种挑战,而这个挑战让自己充满活力与耐力,无路可走倒逼着我们这些人开创出一条人生的新路。

  三

  2006年财政部要求资产评估资质从会计师事务所完全独立出来,成立新的法人实体承接评估业务。为顺应改革精神,我在近四十岁的年纪接受了一个新的挑战,重新加入考试大军。

  现在回想真是不易,白天上班没时间,到晚上才开始复习,全靠自学。当时孩子读小学六年级,为了不影响到她的休息,只能戴着耳机在夜深人静时听网课, 经过两年的滚动考试,顺利通过了注册资产评估师全科,成为行业内为数不多的双师,使自己的专业知识结构更丰富了。

  2008年,内蒙古普正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成立,我出任董事长,同时兼任内蒙古普正会计师事务所的总经理,内蒙古普信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我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我暗下决心,今后的事业不仅是一个人的,要与其他发起人一起带领团队,同呼吸共奋进,开创一番天地。

  在实际执业中,财务审计、资产评估和工程造价业务往往会在同一项目中相遇,每当这个时候深深感觉到能多角度多层面的运用专业知识来处理专业问题是多么重要,我又感觉到造价知识的匮乏带来的紧迫。

  作为内蒙古普信造价公司的副总,没有相关执业资格一直是我的缺憾。同事们的学习劲头打动我,在建筑学专业老公的指点下,我在44岁重披战袍走进考场,如愿取得注册造价工程师的证书。知识、经验和勤勉为我公开、公平、公正的执业提供了有力保障。

  四

  这些年打磨专业能力,在政治觉悟上也不能掉队。

  我在事务所管理和建设中着力抓内部治理和诚信建设,我们这个群体绝大多数都是群众,专业性太强,大多数人把重心放在专业学习,政治思想工作不同于机关,从业人员的晋升更多靠物质来激励。

  在推进事务所业务建设、诚信建设中,我强烈感觉到,越是体制外的人,越需要党和统战部门的政治引领,这是我们作为新阶层代表人士的责任,更是行业发展的迫切需要。

  2012年我参加了自治区统战部第六期新阶层理论研究班,随后,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参加了中央统战部第十一期新阶层理论研究班,这些学习让我收获颇丰,感触颇深,一下在政治上找到归属感,对组织有了强烈的渴望,心灵得到净化,对党和国家更加有信心,进而生发出工作和生活的激情。2015年12月内蒙古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成立,作为新阶层一员的我荣幸当选为联谊会副会长,在业内积极宣传新阶层统战工作的方针政策,努力让同行在政治上有归属感,思想上有使命感。

  在党委统战部的精心培育下,我作为无党派人士在2013和2018年经过行业的推荐党委统战部的考核荣幸的连续当选为第十一届和第十二届内蒙古政协委员,作为行业唯一一名省级政协委员,深感付出与收获同在,责任与荣誉共存。这不仅是我个人的荣誉,也是我区整个注册会计师行业的荣誉,更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一份光荣的使命。

  多年来我和我的同事在改革中创新,在创新中坚守,坚持树立品牌意识,积极开拓市场,很抓诚信建设,秉承所训:立德为首,至诚为本,明辨而笃行之。使内蒙古普正会计事务所成长为自治区排名前十的5A级事务所,普正评估公司也晋升为自治区排名前十的5A级,普信工程造价公司资质被评为全国最高级3A+级别。我为我的团队骄傲,为自己能够生活在这样一个大开放、大变革、大发展的年代里而自豪。

  五

  四十年前一个小姑娘怀揣着梦想手握两轮方向一天四趟穿梭大学路,骑行在逐梦的路上。四十年后,大学路已经改天换地了,东西舒展10公里,一位年过半百的职场女人依然手握方向盘奔波在这条路上,虽到天命之年仍不会听天由命、丢掉信念,而是更加懂得理想实现之不易,虽不求辉煌但会努力作为。

  变革中的四十年,我用自己的汗水乘着改革的快车努力趟出的这条成长之路在跋涉中绵延不断更加开阔,我看到了路边开出了绚烂的花朵。

  编辑:乌日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