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夏蒙商网: > 精英 > 正文

草原兄妹:追梦只为音乐来

2017年01月26日 17:34:14  来源:华夏蒙商网 

       凭借着努力和执着,他们在艰难的追梦旅途上披荆斩棘,最终涅槃成为明星。此后,他们并没有忘本,而是多年如一日地献身公益,捐钱捐物成了家常便饭,最近,更要建立音乐学院,为贫困孩子提供免费教育。2016年9月16日,记者如约见到了他们——草原兄妹。

\

  草原兄妹给记者的第一感觉就是很舒服——他们并没有“大人物”的架子,而是有着艺术家应有的温和与谦卑。

  一张圆桌,一把铜壶,三个杯子,采访在愉快的气氛中开始进行。

  从毛小子到少年乐队 

  打小,龙隆就对音乐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和超高的天赋,他先后在少年宫学习了萨克斯和打鼓。那个时候,他听的是崔健、许巍。龙隆对记者说,每当听完这些音乐,他身上总会充满巨大的能量,这能量支撑着他在浩瀚的音乐海洋中不断前行,他甚至能看到前方的一片光明。

  随着年龄增长,他身边汇聚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

  年轻人总是充满激情,敢想敢做,他们坐在那里一商量,就组建了一支乐队。可是,一帮毛头小子,有谁认可?

  为了寻找演出机会,他们到处乱撞,到处碰壁,可顽强的他们,屡败屡战!

  从囊中羞涩到半个馒头 

  对于那次的场景,龙隆至今记忆犹新。

  他和一个朋友大清早就出去找演出,直到夜幕降临才往宿舍走。由于囊中羞涩,两人一整天没有吃饭,饿得双脚发软。他们一合计,决定无论如何都得先吃一口,可是翻遍了浑身口袋,两个人的钱只够买一个馒头!小兄弟俩将馒头掰开准备吃,可他们说了一天话,嗓子干得几乎喷出火焰,咽都咽不下去,只好求助一个修自行车的大爷。大爷就将他那庞大的口杯递了过来——一个充满茶渍的罐头瓶子,装着一大杯凉茶水。两个人如逢甘露,一口馒头一口水地将大馒头吞了下去。

  从梦想遇到伴侣现代风 

  高中毕业之后,龙隆瞄上了北京迷笛音乐学院,跟家人一说,就背着行李踏上了异地他乡的路。而在当年,还没有几个人听说过这个学校。最终,龙隆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回到了家乡,并带回一股现代风。

  他很快将乌兰察布的乐队组织起来。并筹划、举办了乌兰察布的第一场摇滚大赛。那个年代,乌兰察布的人都知道有一个很前卫的音乐人叫龙隆。

  那时,他们的排练场地是在乌兰察布民族艺术学校。就是在这,龙隆遇到了自己的人生伴侣——塔娜。

  从不为人知到如愿

  塔娜与龙隆的相同之处,是与生俱来的艺术天赋。

  每到逢年过节,大家欢聚一堂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将女儿放在大餐桌上为大家演唱,歌声响起的一刹那,犹如百灵巧啭,使得一大桌子人还没喝酒,就醉得一塌糊涂。

  但其实,在爸爸妈妈心中,还是希望女儿循规蹈矩地学习,考一个好大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理想的枝丫就好比开在巉岩峭壁、茫茫黄沙中的仙人掌,一旦冒出了头,是所向披靡的。塔娜做出很顺从的样子,但一直在偷偷唱歌,即便在学校的比赛中拿到一等奖,也是把奖状塞在书包里,不敢拿出来。

  塔娜初中毕业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转折——母亲突然对女儿说,你不是喜欢唱歌吗?去报名吧。

  塔娜欣喜若狂,当真报名去了。后来她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艺校的学生都是带指标的,出来以后就能分配。

  由于没有经过任何的专业培训,除了会唱,塔娜对音乐一无所知,考试中唱的是一首儿歌。但老师的目光是雪亮的。凭着这首儿歌,她顺利考入了乌兰察布民族艺术学校。

从跟着偶像到独立

  塔娜回忆,刚进入学校,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片浩瀚的海洋,她看到什么都感到新鲜,看到什么都觉得喜欢。

  有了巨大的动力,她十分刻苦。每天晚上宿舍熄了灯,还要点着蜡烛学习。凌晨四点,同学们都在香甜的梦乡中,她就爬起来,裹着军大衣,独自到排练厅练习。对老师要求的踢腿、劈叉等任务,更要加倍完成,直到承受不了。

  很快,塔娜由一张白纸变成了斑斓的画作。期中考试,她的进步已经让老师同学感到惊讶,期末考试时,她的总成绩排在全班第一。老师对她十分看好,即便她的年龄最小,依然让她担任班长。

  当时,她学习的是比较传统的东西:二人台、戏曲、美声、民族。唯一接触摇滚的机会,就是在周六日的时候,班级里播放的演唱会。那时候在她心中,摇滚和流行是很酷的、很神秘的。可是,龙隆却将电视屏幕中的画面活生生地搬到了她面前。她那份景仰和崇拜就甭提了。只要有时间,就趴在排练厅的窗口,踮着脚尖,看他们排练。

  塔娜二年级的时候,已经是学校的大明星,经常和四年级的学长合作,为大家表演。于是,龙隆的乐队缺乏人手,就顺理成章地找到了她。

  塔娜回忆,第一次跟着偶像演出,是偶像亲自打车接她。她坐在出租车后排,脊背僵直,满手是汗。饶是这样,演出还是很成功。在将小姑娘送回学校之后,龙隆给了她五十块钱。

  事后,塔娜才知道,这样的演出,他们一般只支付二十块钱。对此,龙隆说道:“当时看到小姑娘挺不容易,而且她的演出确实值那么多钱。”最后,他终于又道出了一个原因:心甘情愿地多掏腰包,还有那种情不自禁的好感在起作用。

  后来,塔娜也成为了乐队成员。

  龙隆和塔娜都是非常有主见的人,在音乐上又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合作,免不了要迸出火花。

  一次演出当中,塔娜正在台上演唱,龙隆心血来潮,突然改变节奏。乐队成员配合默契,立即都跟着改了。这一下,杀了塔娜一个措手不及,她赶忙改变唱法,总算没出乱子。

  小姑娘很生气啊!

  下了台就跑来与龙隆大吵一架,末了一甩手:我不干了。后来,龙隆放低姿态,给这个昔日的小粉丝做工作,才把人家留下。后来,这首即兴改编的歌曲,成为了他们乐队的经典。

  后来,一帮人合作得非常好,他们并不是完全拷贝,还改变老民歌,还做原创。在那个时期,他们的想法是十分前卫的,创作出了好多优秀的作品。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后来,他们的乐队受到了致命的冲击,不得不解散——碟片出来后,为了节约成本,很多人就不请乐队了。加上残酷的生存问题,他们无一例外地遭到了来自家庭的阻力,连一向支持儿子的龙隆父母也不例外。

  龙隆和塔娜虽然不愿放弃,可乐队解散了,他们的音乐道路还怎样走下去?他们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后来,他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做组合。于是,二人的身份完全逆转过来——塔娜成了龙隆的老师。而在此之前,他一直是鼓手。他们以前一起玩音乐的兄弟都不敢相信:龙隆会唱歌?

  教导过程中,塔娜的口气偶尔也会加重,有时,龙隆生气了,就大叫:我不练了。但不过一会儿,就又回来了。他承认,那个时候,自己对塔娜,已经有了爱慕,要不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包容。

  仅仅三个月,他们就排练出了一套全新的东西。就是这样一个不成熟的组合,在推向社会之后,竟然一炮而红!

  从相识相知到相爱

  后来···

  后来,朝夕相处的一对男女恋爱了。

  那层窗户纸并不是由谁来戳破的,而是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地磨破的——感情渐渐增加,关心逐渐累积,到了一定程度,就成了男女朋友。就这么简单。

  如果硬要找出一道分界线,大约就是那天了——二人过马路,道路窄,车又多,龙隆瞅准一个机会,抓住塔娜的手飞驰而过。塔娜回忆,就在二人肌肤相触的一刹那,她只觉耳朵“嗡”地一声巨响,完全陷入了不知所措,旋即,她感到了来自男人手心的温暖和安全感。她觉得,这只手正是自己想要牵一辈子的。马路过去了,但两只手却没有分开。直到现在,二人过马路时,男主角仍然紧牵着女主角的手。

  他们的朋友得知二人在一起了,感到匪夷所思:你们早就在一起,一直是好哥们,怎么突然就成了男女朋友?

  对此,塔娜是这样解释的:有些事情积累到一定地步,会突然爆发,会突然降临到你的身上,我们俩都觉得挺正常,可是在你们眼中,倒成了不正常了。

  事实证明,塔娜没有走眼,龙隆一直对她非常好。有时候,他会在下大雨的时候突然玩起浪漫,拉着女友狠命奔跑。

  2008年,塔娜的母亲突发脑溢血,住进了医院。龙隆像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精心照顾,甚至端屎倒尿。塔娜的母亲最终挺过了一劫,现在的她非常健康,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从这件事情上,她看出龙隆是个好小伙儿,就催促着他们结婚。最终,在双方父母的推动下,这对年轻人步入了神圣的婚姻殿堂。

  之后的路越走越顺,演出的单雪片一样四面飘来。很快,双方父母就都给安排到了舒适的大房子中。

  从不知名到人人皆知

  二人真正声名大噪还是在参加新光大道之后。

  老人们经常看着他们跑来跑去,就询问了,你们唱了这么多年,怎么从来没有在电视上看到你们。

  上电视就上电视呗,于是,他们向CCTV3的“星光大道”报了名。

  经过多年沉淀,对于自己的水平,他们太了解了,并没有做什么准备,还是和往常一样,飞来飞去。预料之中,他们很顺利地斩获了冠军。

  但是他们也确实从央视舞台上获得了好处,龙隆说,在此之后,他们的一些毛病去掉了,艺术造诣也提升了。

  现在,二人的宝宝已经快三岁了。

  从参与公益到主动组织

  多年以来,草原兄妹做了不计其数的公益,以致于他们竟然想不起自己是何时开始做的。

  捐衣服、捐鞋子、捐乐器、捐书籍、捐人民币···总而言之,只要遇到公益活动,他们一定毫不犹豫地参加。

  汶川地震,他们跟着中央电视台冲刺在公益第一线;同年的奥运会,他们的脸上被涂上油彩,站在马路上为别人指引方向;

  他们的一个朋友是流浪狗协会的,一次谈起有关事宜,龙隆立刻掏出钱来,拜托朋友帮忙捐助。朋友建议将他们的名字写上,但二人拒绝了。

  2014年春天,他们举办义演,并把油呀米呀送到敬老院、牧区、社区等贫困地区。一个月的时间,他们把乌兰察布基本转遍了。

  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不胜枚举。

  也许很少有人能做到这样的理直气壮:采访中,塔娜很干脆地对记者说,我敢说,我们都是好人,是善良的人!

  从学习音乐到教书育人 

  现在,对于“公益”二字,草原兄妹有了深刻的理解。他们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拿油给面不过维持贫困者一段时间的生活,要想彻底地帮助,甚至改变他们一家人的窘境,不如传授生存技能。

  他们准备建立一所音乐学校,吸收残疾人家庭和贫困家庭中有音乐梦想的孩子免费学习。这个计划已经筹备很久,下一步,就是正式启动。名字已经定好——星光现代音乐学校。

  塔娜说,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孩子,一定会心地善良,等他们长大了,一定会将公益力量传递下去。

  “什么是公益?当这两个字真正不存在的时候,那才是大爱、博爱,那才是真正的公益。”塔娜说:“将来我们更有能力了,还要做更大的事情。”( 许晓东)
编辑:乌日娜